【转】政府是越小越好吗?

2016-11-28 Monday     misc --- Quoted From: Source

这是一篇引用的文章,介绍了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

政府是越小越好吗,政府和市场之间是什么关系?今天我们来好好聊聊这个话题,再做几个推论。

先来看个简单的模型 – 沙漠里有甲乙两个人,每人生存需要一瓶水。甲有两瓶水,乙没有。这个不到30字的模型将会解释政府是怎么来的,市场又是怎么回事。

在继续阅读之前,请您想想下面的问题,并得出自己的结论。

问题:甲和乙之间会产生水的市场吗?如果有,价格或者代价是什么?

您肯定能猜出,也许会产生交易,也许不会。水的价格也无法测算。因为,这是个简单模型,有太多的未知因素或者说偶然因素未得到描述。比如,乙足够强壮,他可以杀死甲把水抢过来喝。再比如,甲却有把手枪,他虽体弱也可以杀死乙,保卫自己的水。继续,甲有把手枪,却不愿杀人,乙乘着甲打瞌睡时抢走甲的手枪和水。也有可能,甲送给乙一瓶水,双方相安无事。还有可能乙得到水后,仍然偷走甲的那瓶水反要卖给甲。。。。。。总之,一切都说不准。

为什么说不准?因为这个模型里虽然可能——我说可能——有交易,却根本不存在市场。市场首先要保证交易双方有所有权,现在甲连自己的水都可能被抢走,他对水的所有权能得到保障吗?不能!市场要能按意愿交易,现在乙或者甲完全可能渴死,即使有交易,他们也愿意信守交易时的承诺,这种承诺也得不到实质性的保障。谁知道对方一觉醒来会不会反悔呢。

现在,让我们为这个沙漠模型制定几条规则。您可以看到,缺少了这些规则中的任意一项,就会堕入上面描述的不可知状态。反之,加上了这些规则,市场和价格就可以形成。

规则一:每个人都拥有生存权。任何人不可以剥夺他人的生命,不可以伤害他人的身体。

规则二: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和支配若干资源,以保障生存,追求幸福。

规则三:人生而平等。每个人在不妨碍他人的基本权益的前提下,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不受他人的干预。

简单说,这三条规则就是 生存权、财产权和平等权。这三条规则,前两条都很直观,不进一步讨论了。第三条的平等权略说几句。平等权就是自由选择权。机会平等、条件平等,不一定公平,不好衡量。让跛子跟正常人比赛跑步,怎么平等?!因此 平等的衡量以能否自由选择为标志,跛子跑不过,可以不跑,选择别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他们就是平等的。平等和自由从来都是在一起的,一体两面,表达的角度不同,自由是从个体的角度讲的,平等是从群体的角度讲的。平等和自由都有个程度的问题,永远存在改进的余地,可以更自由更平等。扩大了自由就增进了平等,限制了自由必然加剧不平等。把这两者对立起来,或者以为两者间是tradeoff的关系,都是在忽悠。

回到主题。沙漠模型加上这三条规则,就可以产生市场。交易双方有了,不会被消灭;乙要喝水,甲有水,需求和供给都有了;交易的价格不好计算,但肯定也有了,那怕乙现在一无所有,只要他把未来找到的或者生产来的东西交给甲,也比甲喝一瓶水浪费一瓶强。

拿掉任何一条规则都不行。比如拿掉规则一,甲可以杀乙,乙也可以杀甲,那还怎么交易,自然没有市场。拿掉规则二,乙可以抢甲的水,反之亦然,还是没有市场。拿掉第三条规则,甲就是不肯卖水给乙,除非乙当他的奴隶。这时,这个市场也崩溃了。乙都成奴隶了,还要交易干什么,什么都按照甲的意思来就行了。

现在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没解决。上面的规则有了,怎么落实这些规则?

人类发明的办法有多种,比如说道德,特别是信用,我不知道有哪种文化的道德不强调信用。道德是在群体中人作出的自我约束。约束自己不杀人、不偷盗、不懒惰,约束自己守信用。这种约束并不妨碍自由,相反,它阻止了自身的恶行,在个体间促进平等,因而它增进了自由。一个共同体中,越遵守道德,就越平等,个体就受尊重,也越自由。自由的含义从来就不是想怎样怎样,而是以他人的基本权利为界。遵守道德还让人产生愉悦感,群体的认同、相互的关怀令人舒畅。孔夫子在“从心所欲”之后还加了句“不逾矩”,我读来总觉得有点洋洋得意的可爱。道德的愉悦感,是对遵守规则的奖励。因为有这种奖励,道德可以有效降低市场的成本。而完全没有道德,则这种成本可能会高到足以毁灭市场。没有说错,有成本的不仅是市场中交易的商品,市场自身也是有成本的。顺带说一句,因为 宗教是制度化的道德共同体,良性的宗教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就不足为奇了,想必大家都知道《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道德之外还有作为惩罚手段的政府。道德有时会失去作用,乙要杀甲,甲要抢乙,这时必须有另一种强力来制止,让敢于动手的一方付出代价,或者威慑他们不许动手,通常它就是政府。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政府作为一种强力机构,本身是一种工具,总是由人来使用。由什么人使用政府,不论是继承(世袭或指定继承人)还是轮流(选举),都会产生了一个问题:规则一二三,政府要不要遵守?比如说,甲杀了乙,政府要不要对甲执行死刑?那样政府也违背了规则一,政府该受到什么惩罚?如果政府不受惩罚,规则一二三会不会崩溃?

为了让规则不至于崩溃,政府常常搞搞特殊化。比如说,君权神授,造出一个神来解释特殊化。因为政府最强力,它有时也直接用武力实现它的特殊化。不过,不同的特殊化有不同的成本。在轮流执政的民主政体中,政府得到相对有效的监督,更倾向遵守这些规则。

现在,让我们暂停回顾一下。规则一二三到底是什么?生存权、财产权和平等权,其实就是人权啊!特别是规则三,平等权总是可以不断扩大,人权的范围也因之而扩大。这里,由此我们可以给出推论,并简要解释几句。

推论一:没有人权就没有市场。

这个推论比较简单。人权就是基本的规则一二三,前面看到,没有它们,就算有交易,也没有市场。不赘述。

推论二:道德能有效降低市场的成本。

既然只是降低成本,只要法律不要道德行不行?不可以。因为法条是有限的,生活中的情形多种多样,依赖有限的法条来治理,成本非常高。事事要去法院,法院也吃不消啊,所以法院也要用诉讼费把门。秦朝时法家忽略了这点,严刑峻法鞭笞天下,结果一旦无新的土地可以掠夺,来支付这个成本,很快就从内部崩溃。到汉代以降外儒内法,就可以基本稳定下来。外儒内法,不就是儒家的道德法家的政府么。

推论三:宪政是一种让公民之间达成共识,保障每个人的基本权利的制度。因为它是已达成的共识,以宪政为基础的政府规制,成本低于自上而下强制监督型的政府规制。因此,与道德一样,宪政越是完善,经济效率越高。

宪法必须是已达成的共识。如果不是被广泛认同的共识,空喊口号只会难以施行。因为平等自由存在改善的余地,宪政自然是可以不断进步的,于是有宪法修正案。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君主立宪国家,如英国、日本,治理的效率、文明的程度比好多所谓共和国家高,这是因为人家的实际宪政基础强。在社会转型时,君主让出权力,公民宽容少流血,社会共识较易达成,比起一般的流血革命,君主完全倒台,再来实施共和,其实要温和得多,其实际宪政情况好得多。

推论四:政府是保障人权的工具。人权高于主权,否则就是尾大不掉,本末倒置。

这个推论其实也很直接。政府的作用就是保障规则一二三的实施。实施的过程中,涉及到与其他政府之间协商沟通甚至对抗的问题,于是才有主权的概念。既然保障的是人权,政府或者说国家的主权当然是为人权服务的。如果说公民是股东,是董事会监事会,每届的政府就是职业经理人。经理人仗着自己掌控业务,谋取私利,就喜欢故意混淆人权和主权的关系,侵犯股东利益,特别是小股东利益。

推论五:对生存权、财产权、平等权的保障程度不同,市场的成本也不同。特别是平等权,越自由越平等,从而市场也更自由。因为对平等的保障方式和程度不同,同样是所谓的市场经济国家,市场也会千差万别。

不同国家、不同行业市场的自由度是不一样的。例如股市,审批制和注册制自由度不同,即时交易和T+1自由度不同,公开透明程度也不同,融资效率当然就不一样。再如农产品,是不是有农业补贴、关税壁垒、进口配额,不同国家也不一样。您可能以为这些差异仅仅是经济政策的差异,可仔细看看,您会发现这些政策实际上都是与市场上不同交易主体间是否平等密切相关的。

推论六:作为保障人权的工具,政府并非越小越好,其中关系非常复杂。一方面因为人权总在不断扩大,政府工具发挥作用的方式也随之衍生。另一方面,当政府反过来依仗强力,妨碍人权时,它就会对经济造成伤害。

为了展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复杂性,举个出租车行业的例子。

载人行车是个有风险的事,一旦发生交通事故,驾驶员可能需要对乘客支付高额的赔偿。因此,需要有保险。如果政府置身事外,任何有驾照的人都可以开出租车,风险就高,保险市场开出的保险合约价格会很高。这样,驾驶风险低的司机就会觉得不划算,从而退出出租车经营。而留在出租车市场的司机反而是驾驶风险高的那些人。乘客的乘车风险提高了,也会降低乘坐的士的意愿,的士司机的收益下降。可以看到,政府退出的情况下,这个貌似自由实际上是丛林的市场,乘客、保险公司、的士司机都遭受损失。

如果政府介入,要求的士司机参加专门的安全驾驶考核,购买的士牌照。牌照意味着审核资质、数量限制和准入成本。因为开的士成本增加,的士司机出于自利,需要更仔细地驾驶。同时,安全驾驶考核也增强了安全性。于是,保险费降低。的士成本现在还要加上安全培训成本和牌照,但是降低了保险费。因为牌照是可以卖出的,为了便于分析,我们假定牌照按原价卖出,这样的士成本的变动就变成安全培训费用减去降低的保险费用。通常,的士司机的成本也下降了。保险公司的保费虽然下降,但因为风险降低,赔付金额少,也不会不划算。乘客更是得到了安全的的士服务,而且由于的士成本的下降,的士服务的价格也下降。可以看到,因为政府的介入,的士司机和乘客都受益了,保险公司也没有利益受损(在更细致的分析中,保险公司也是受益的,为免杂芜,这里省略)。这样,政府以发放牌照的方式介入,各方反而都受益。您能说政府是越小越好吗?

但是,情况可以更加复杂。随着安全技术的普及和人口的增加,原来发行的的士牌照不敷使用,乘客总是打不到的士,这时该怎么办?如果发放新牌照,会损害政府信用,使原牌照持有者利益无端受损。如果不发放新牌照,乘客打不到车且支付高额的士费,利益也受损。这时政府就面临两难的局面。特别是网约车兴起后,相当于变相取消了牌照,新兴的网约车市场对传统出租车市场造成了冲击。网约车能形成有份量的冲击主要是因为道路安全更有保障,保险服务更加精细完善,保费降低等各种因素。总之,以前维系牌照制的理由现在不存在了。政府是不是又变成越小越好了?如果政府拒绝或拖延用购回牌照的方式退出牌照制,此时也会对经济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离开具体的分析,抽象谈政府是大好还是小好,没有意义。

推论七:“政治正确”是政府的道德。“政治正确”的政府能有效降低市场的成本。

这个推论比较简单。政治正确提供了信用保障,降低了风险自然就降低了成本。不罗嗦了。

推论八:川普的政策是危害宪政基础的政策,如果不被纠正,必然在中长期伤害经济。

川普在竞选时宣传的政策要点包括:反对全球化,特别是TPP;递解非法移民,甚至结束出生公民权;与俄罗斯和解,让美国盟友承担更多的费用等等。

川普在竞选时的言论充斥着自相矛盾的谎言,而且因为美国较完善的权力制约机制,所以难以预料川普的政策会产生哪些实际效果。不过,如果他的政策真的实施,必然严重损害中长期的美国经济。有人预测川普当选,美国股市会大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这并不说明川普经济学没有严重的后果。

先澄清一下股市的问题。虽然有人能从股市里赚钱,比如巴菲特,可没有人能预言股市。这听起来自相矛盾,其实不然。从股市里赚钱的人,比不熟悉股市的人有更充分的信息来源和信息分析能力,更擅长通过资本配置来控制风险,不过他们也无法预言股市。因为一旦有人能预言股市,他就永远能从中获得收益,不断交易的结果,他的财富会大到撑破这个市场。人只能以一定的概率来判断股市的走向,蒙对的次数多了,就赚钱了。但是这个蒙对是一种博弈,只要自己采用的策略优于大多数的策略,就可以赚钱。注意,是优于大多数其他策略,而不是说自己的策略是正确的。当自己的策略总是赚钱,就会被发现并研究透彻,自己的策略就不会再有效。川普当选的可能性对股市造成的影响,在统计选票之前就已经反映在股市中了。股市还受其他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凭什么认为自己能想到川普当选的后果,别人就想不到呢?重要的突发事件会造成股市波动,川普或者希拉里当选都是日期确定后果确定的事,不论谁当选,金融操作足以规避此风险。因此,川普当选美股没有显著波动,与川普政策的经济后果是两码事。

再来分析政策。川普的政策首先是背弃了政治正确,换言之,就是放弃了政府的道德,降低了政府的信用,让政府变得不可捉摸。美国作为全球秩序的主导者,在全球范围内,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全球政府的作用,防止全球秩序倒退回丛林法制。当然,因为没有完善的全球政府机制(这句是比喻,不代表要建立一个全球政府,这个话题太远,不细谈),美国没法全球收税。但是美国作为地球的成员,也是这种全球秩序的受益者。这个秩序一旦崩溃,所有的国家都会惶惶不可终日,跟沙漠中的甲乙一样。也就是说,虽然美国对它承担全球责任不满意,但在形成新的机制之前,直接抛开责任会是一种灾难。

经济上也是一样。全球化虽然使美国部分阶层受到外部竞争的冲击,可也使全世界的精英流向美国,使美国拥有最强的科技实力和竞争力。受到冲击的阶层应该用更好的福利让他们不那么痛苦,用更好的教育让他们得以转型,唯独不应用迁就式的保护让他们更加弱小。即使所有的工厂迁回美国,它们的效率依旧不会高于新兴国家的工厂,它们的产品反而会失去竞争力,工厂将会倒闭,这样的政策不但帮不了这些受损阶层,反而加剧了他们的困难。美国能倒退回只搞国内贸易吗?!那样就是更严重的萎缩了。因此,川普或许会让美国在全球化上走慢一点,也可能他被迫一点点让步,重新回到全球化的轨道上来,不过,这就白白耽误了4年时间。

推论九:认为不要政府,或者认为政府应该退出,让个体在市场中自生自灭的中国奥地利派(简称国奥派)或者所谓自由派,都是丛林派。

这里谈谈福利。前面推论六就已经说过,政府合适的大小并不那么简单。从沙漠模型可以知道,不要政府肯定不行。这说明政府有好的作用,不能越小越好。当然,政府因为它的垄断性(这种垄断性不是不能消解,此处不展开)和暴力性,也是一种恶。所谓政府是必要的恶,说明了这种复杂性。

福利国家带来了不少问题。比如,福利养懒人、吸引懒人,从而失去竞争力。可是,经济发展的目的不就是发展自由,促进福利么?福利是应由政府主导,还是由个人争取确实需要权衡,但这个度难以把握。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人力资本,随着经济的发展,简单劳动的相对效率更低,而复杂专业性的劳动也面临风险,有可能花费大量时间成本掌握的技能很快被市场淘汰。如果没有福利做保障,选错了行业或者技能,哪怕再努力也会陷入悲惨的境况。相反,资本没有人的苦恼,它总能滋长。如果没有国家的介入,福利难以得到保障,掌握资本的人不得不担心其他人因为逼入墙角而破坏既有的共识,最终破坏整个市场制度。因此,福利实际上直接和间接保障了所有人。

市场的作用是优化资源配置。可市场依赖于原则一二三。原则三要求保障公平,这正是国家的责任。福利是保障公平的措施,属于地地道道的政府职能。当然,这个职能并不是只有政府才能提供,但政府必须作为最后的保障。福利国家的问题,与其说是钱多得没处花,用来养懒人的问题,还不如说是为保障平等权、维护市场运转付出的代价。

主张去福利化的国奥派不明白这是市场自身的成本,而不是市场内的成本。他们也不明白国家确实不应在市场内乱干预,但为了维系市场制度,还需要承担应有的职责。

推论十:关于中国的情况,请自行推论,我不敢说。

仓促成文,请不吝批评!



如果喜欢这里的文章,而且又不差钱的话,欢迎打赏个早餐 ^_^


About This Blog

Recent Posts

Categories

Related Links

  • RTEMS
    RTEMS
  • GNU
  • Linux Kernel
  • Arduino

Search


This Site was built by Jin Yang, generated with Jekyll, and hosted on GitHub Pages
©2013-2018 – Jin Yang